瑞舒suki🌟

本人瑞右厨
每天偏爱雷瑞,嘉瑞,金瑞,安瑞,鬼瑞等等各位瑞,但也是杂食动物
可绝对不会吃瑞左,雷区!
ky们自动退散!!画画正在缓慢成长。

/不可抗力

天天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爆炸

一股子说停就停的风:

画手嘉x写手瑞 有感而发


明天《Maps》开预售……那啥大家多多支持!


我只想说,我们都是有良知的画手和写手(和嘉嘉不一样(??




/不可抗力




嘉德罗斯很不高兴,是从昨天晚上开始的。


如果硬要说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格瑞是有头绪的。但是,也正是因此格瑞深知不能提及。这个话题一旦开始,格瑞今天全部的赶稿计划就泡汤了。所以格瑞理智的选择了默默地打自己的字,减少一切和嘉德罗斯对话的机会。


嘉德罗斯侧卧在他们公寓的双人床上,抱着凹凸机器人的抱枕,一双金眼睛又是生气又是装作不生气的盯着电脑桌前面的格瑞。


格瑞敲完最后一行文字,终于放松了手臂倒进转椅的靠背里面,左手拿起黑色的咖啡杯右手就在回车键上咔哒一敲。打印机嗡嗡的突出整齐的黑白纸张,格瑞抿了一口过热的拿铁回过头来就看到他的小恋人幽怨的表情。


好吧,是早晚的事情。


格瑞把灰色的羊毛衫袖子拉到肘部,露出手臂上优美的深蓝色血管。他从转椅里面站来起来。而确认自己终于吸引了对方注意力的嘉德罗斯终于发出那声憋在喉咙里一整天的愤懑的鼻音,干脆利落的翻过身给格瑞一个冷酷的背影。


格瑞把过烫的咖啡放回写字桌上,在这个深秋的高层公寓的落地窗前短暂的站了站,像是投降似的坐在了嘉德罗斯背后。


嘉德罗斯固执的弯曲脊梁骨,埋下脑袋,拒绝给他一个阔别一日的好脸色。


“……我看了留言。”格瑞伸出手试图触碰他,就像是触碰一只咬牙切齿的猎犬,“粉丝们在等你的更新。”


“没画。”嘉德罗斯闷闷的说,“你跟他们说,由于不可抗力,今天我拒不更新。”


什么不可抗力,只不过是你在闹别扭。格瑞没吱声,终于跨越千难万险把手搭在了嘉德罗斯肩膀上,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喝咖啡吗?”


“不需要。”


“水呢?”


“也不需要。”


下一句就会是你告退吧。格瑞这么想着,把嘉德罗斯背后的兜帽给他理得平整。他穿的卫衣实际上和格瑞是一对,他是黄黑色而格瑞是白绿。总之,事情在格瑞急于起床赶稿而穿了并不配套的毛衣的时候急剧的恶化了。


格瑞觉得自己是时候做出一些让步,来让自己的绑定画手心情好起来。毕竟这家伙前几天为了重修格瑞新书的插图两天都没有合眼。


况且【这件事情】,没有和嘉德罗斯商量,也有他的过错。




嘉德罗斯开始绘画以来,画风一直以强烈和直率著称。他画的大多是静物,尤其擅长画夜色下棱角峥嵘的城市。而格瑞那时候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专栏作家。写的专栏总是像落日,长风和海岛。所以说在格瑞发博客说自己要出书,还是和与他风格大相径庭的嘉德罗斯合作之时,他的粉丝爆发了比总统换届还要激烈的争论。关于两者之间风格是不是难以兼容,为什么会决定合作,具体合作方式等等,争论不休。


而嘉德罗斯的粉丝在他在微博发了句“我就是喜欢”之后,明显更关心他说的是文章还是人。毕竟在当月的时尚封面上他们合照的照片实在是有够般配。


他们后来建了一个二人公用的网页发布新书进度,而网友们热衷于从每条动态的说话口吻中轻而易举的分辨出是谁负责今天的更新。随着最后死线的邻近,大家对书的内容和风格的兴趣终于渐渐胜过了对他们之间关系的猜想。


而那时候他们在一起了。




“反正插图都画完了,你休息吧。”


“问题不在这里。”嘉德罗斯高声说了一句,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把凹凸机器人的公仔撂在格瑞身上。他很烦躁的站起来,走到落地窗边看了看他热衷于临摹的深夜城市,终于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文手:


“我看了你昨天发的公告,你没有和我说。”


“我觉得这不违反我们之间合同的任一条,”格瑞抗议,“我记得当时我们合作的时候……”


“让那合同见鬼去吧!格瑞,我现在不是以合作人的身份在问你。”嘉德罗斯随口把那张违约金大的吓人的合同送去了地狱,转而咄咄逼人的攻击当事人,“你是我的,你懂我什么意思。你背着我做出这种事情我拒绝接受。”


格瑞庆幸自己手里现在拿的是软绵绵的玩具,如果是什么易碎品他可能一时没控制住就把它捏碎了。“等等,为什么说的像是我在外面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那只不过是一张照片……”


“她要你就给她了!”嘉德罗斯指出,“她是你的粉丝,而我是你的男朋友。”


“谢谢你重复了我们都知道的事实,所以呢?”


“好吧!”嘉德罗斯看上去马上就要抄起画板打人了,“你说说吧,你是为了谁在写东西?粉丝,还是我?”


沉默。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格瑞看着他手里刚刚打印出来的文稿。


“……你。”


“所以说,你根本没有必要满足他们这么不合理的要求。”嘉德罗斯终于要命的把那稿子放下了,抱起肩膀靠在窗台上。他修长的身体轮廓就像是时装秀上专门训练过的模特。虽然他不是故意的,但是夜色落在他的半边脸上,就像他的画一样好看,“总之,他们要是拿到了你的签名照片,你就别想拿到我的插图了,我说到做到。”


天。格瑞想,你可不可以别这么幼稚。昨天晚上,那粉丝在网页评论问可不可以要到格瑞的签名照片,没想到一呼百应。嘉德罗斯当时因为两天的熬夜正在舒舒服服的补眠,于是格瑞就没有叫醒他,直接在网页上发了最新的动态说,会在买书的人之中抽几个人赠送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然后我送的是照片又不是人,你为什么一副被全世界绿了头顶的样子。


“我这是为了我们的书,就像你同时还在连载别的漫画一样,知名度和影响力。”


“哦?你说我的漫画?”嘉德罗斯漫不经心的揪着窗帘上的流苏,“那个白头发紫色眼睛的女主角可是广受好评。”


“……我们之后抽时间严肃的讨论这个问题。”


“所以,你根本不用在意那什么该死的销量,光我的稿费就能养的起你。两个都够了。”


格瑞觉得不可思议,他狠狠的揪着凹凸机器人头上像是耳朵一样的部件,直到布料不堪负重的发出绝望的声音,“那你为什么不反过来说,我的稿费也足够养你了。”


“我不需要你养。”


“我也不需……”


“但是我要养你。”嘉德罗斯断然的说,口吻傲慢,“你就什么都不要做。你只要保持你现在的样子就好,这些事都不要你操心。”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才会在听到嘉德罗斯如此猖狂的发言的时候没有接着起来和他争吵,还要命的觉得被触动。他的小恋人极其骄傲,哪怕对着他也不肯松口。然而,听着嘉德罗斯说着你只要保持你现在的那样子都好,格瑞猛然意识到嘉德罗斯根本不在乎他的冷漠,生疏,以及频繁发作的不近人情。——这样子他嘉德罗斯偏偏喜欢。


要命,格瑞发觉,他现在根本不在乎到时候谁站在神父的左手侧。


“……可是我都答应她了。”格瑞无力地抗议了一句,其实口气已经是妥协了。


嘉德罗斯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没错,今天胜利的依旧是他。他从格瑞手中抽走玩偶扔到椅子上,“我去跟他们说。”


格瑞低声的回答,“我对你能不能找出合理的解释表示怀疑。”


“我就说不可抗力,然后地震火灾还是外星人入侵地球就让他们自己脑补吧——现在你需要睡觉,我的小作家,你昨天可没有睡。”嘉德罗斯提议,“而我刚好需要一个合适的抱枕,最好是白头发紫眼睛的。”


“是吗?下次我得在合同里面加上自带抱枕这一条了。”


“放心吧,”嘉德罗斯不慌不忙的说,吻了吻他的额头,“我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带着你。”




总之,那些照片最后也没有寄出去。嘉德罗斯给出的理由是个模棱两可的【不可抗力】。当然,粉丝们拒不接受。而关于格瑞在书里描写的金色头发的少年和嘉德罗斯有多么相像谁都能看出来。这就为这次事件提供了另一种更罗曼蒂克的解释。粉丝们一直争论到来年的一月,直到嘉德罗斯在新年的直播里面再也受不了要求解释不可抗力为何物的弹幕,一把拉过格瑞的左手比出无名指上一模一样的银色戒指,全然不顾对方尴尬的挣扎洋洋得意的宣布:


“看到了吧,渣渣们,这就是不可抗力!”


而在他们后来五周年的签售会上,格瑞无奈的答应为嘉德罗斯的漫画签名,就签在女主角人设的那一页上。有个粉丝拿过签名的漫画的时候还不忘美滋滋的说上一句:


“没错,这就是无可匹敌的不可抗力了。”


fin.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三个道理:


1.永远不要和你可爱的嘉嘉讲道理,因为——他是天!使!


2.画手的地位高于文手(???),所以白瑾日常宰风 @一穷二白瑾 (?????


3.发刀才是我唯一的甜饼动力源,这是真理




速写,有bug记得文手不背锅(????

评论

热度(424)